本人腐,感謝關注。

神兄弟、冬盾、狼隊
寧拆不逆;有輕微CP潔癖。

[原创] 【冬盾】Restart 8《冬兵的回憶》

配对:     Bucky/Steve 冬盾

前章:1-4 及 5-7

SY走這邊

欢迎在这一章配上“WOODKID - Iron (Quintet Version) ”一起食用。

以下部分的Winter Soldier一律以“冬兵”作为表示,因为他已经不是那个Steve Rogers所认识的Bucky Barnes了,至少不是失去记忆时的冬兵。

***** 
在那个长年寒冬的地方,有着一个被称为Winter Soldier(冬兵)的计划。 
计划原本是以对抗美国队长为目标,然而在美国队长冰封前,项目都被搁置,直至Barnes中尉的意外坠崖。九头蛇的成员把Barnes中尉救起,并一直冷藏起来。过了数年,原本被困于狱中的Dr. Zola被重新招募,并暗中着手改造Barnes中尉成为The Winter Soldier。 
他在这七十年间,不定期的出没,而人们并不知道他的来历。 
 
以下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琐碎的小故事。 
 
 
***** 
 1954年 
 
在冬兵身上一直挂着一块军牌(*3)。 
 
它通常是一套两块的椭圆形不锈钢薄板,在上面压印出佩戴者的部队番号、血型、姓名。 
但冬兵却只有一块上面写上单字“Bucky”的军牌,而且是二战前的旧款。 
同年五月,有位副官坚持如要再将冬兵冷却,则要先把军牌拿走,因为兵器是不该具有情感或是记忆。 
可是,当副官尝试取走军牌拿去掉时,被内在燃起的怒火所淹没的冬兵用铁臂阻止了。他毫不留情地捏住对方的颈,直至那濒死的副官再也捉不住它,他才松开手。 
 
没有人知道冬兵会这举动的原因,包括冬兵自己;但所有人都看出这行为的诱因,却除了冬兵自己。 
 
由于这个举动,令一众更同意对冬兵进行洗脑的必要性。他们在冬兵的身上投放了太多,不可能由于一块小小的军牌就放弃整个项目或是宝贵的工具。 
所以,他们把冬兵用铁枷紧锁在冰冷的铁床上,尝试对冬兵进行洗脑,令他的大脑记忆清洗至什么也没留下。当时冬兵感到自己身体每一道神经都在发痛,不论粗幼的还是指尖心脏的。冬兵因过度痛楚而发出的吼叫声,犹如一头被活生生挖出内脏的猛兽,震慑的、无助的。 
 
这是实验人员对冬兵的首次洗脑,而这并不是最后一次。 
 
于冬兵给冰封前的十余秒间,实验员夺去冬兵最后的记忆连锁。他们的倒数声已经传不进他的双耳,他只看到军牌被销毁。 
他想再次伸手,那就在他眼前,却又那么遥远。 
连一句话都来不及张开口的他就这样堕入一片漆黑的梦中。 
众人眼中的他最终彻底地变成了“它”。 
 
 
冬兵所感受到的酷寒,比世间任何东西都要刺骨。 
 
 
 
*3,冬兵当时拥有的军牌跟第2章里的那块是同一块,当时Bucky未加入军队,所以只写上自己的别称。 
***** 
 
 
 冬兵被洗去的,不只是记忆。 
 
 1973年 
 
刚完成任务的冬兵没有如常出现在他的撤离点,他没有完全跟从指示。冬兵在指定活动范围内拆掉跟踪器,他转乘巴士前往纽约市去。到达布鲁克林的第一件事,他想要去一个地方。 
 
但那是什么地方呢?他并不知道,因为已经没有接纳他的地方。 
 
他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拖着沈重的躯壳前进,最终来到眼前一间破旧的阁楼小屋。 
门外有着一块小砖头,冬兵下意识地踢开它,他发现了锁钥。他知道自己认识这个地方,只是洗脑过太多次,他在杂乱无章的脑海里捞不出一丝针线。正如当一般人在迷失方向时,就唯有依靠本能前进,把冬兵带来这个地方的——是他自己,那份原本被夺走的自由意志。他没有从这份内心的炽热中获得快乐或是悲伤,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得到了或是失去了什么。 
 
 
冬兵可以用那只金属左臂毁掉一座城市,但他却不愿破坏阁楼小楼的每一分毫。 
 
他打开门后就直接摊倒进去,因为他实在太累了。 
他选择在最接近门口的两块旧得发霉又满布厚厚尘埃的沙发垫上休息,他似乎对这个地方有种依恋。长久徘徊于沙漠中饥渴缺水的男人,终于找到他的小小绿洲。不过他并不打算踏进那个放着看似比沙发垫舒适的小床的房间一步,光是望过去,他的内心就变得很复杂。这是一道难以破解的公式,而他显然不是这道公式的解题者。 
 
 

在梦中,他见到比以前更多的影象,虽然他记不起以前都梦过什么,他就直觉是这样。

他见到一个对他伸出手的金发男人,但他的手够不着对方的距离,男人脸上的惊慌与难过的表情则随着火车的行驶而走远。最后身躯坠下至一片软雪中,由于那片厚厚棉棉的垫于身下,使得他没有因骨折或内脏破裂而死去,但在他眼前一滩染红的雪地上,并没有他的左手。可是,他感受不到痛楚,不知道是因为这只是段梦的关系,还是脑海里被刚刚那金发男人的脸所填满了每个角落,他再也塞不进更多的痛楚。


就像传染症般,冬兵的内心从一开始就缺乏了名为快乐的碎片。

 
 
当冬兵从尘垢与潮湿的霉味中睡醒,他很惊讶自己会在一个异地中醒来,就似前一天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那两块扁平的沙发垫仍残留着冬兵微暖的余温,用来说明这一切并不是梦。 
他走到一个破烂的木书柜旁边,精神的饥荒被填补满足,余下的就是空腹之饿。 
在打开抽屉的瞬间,片片经历时间洗礼而泛黄的画纸随之散落一地,他内心被那些人像画紧紧一抽。 
大部份的画稿都是画上同一个深发的青年,而画中青年的外表与冬兵相似。 
 
冬兵被惊讶占满胸怀,他不但不再感到空虚,亦貌似已经明白了他来到这个小屋的原因:为何本能要把冬兵引领至此。 
这里是他的根、他的家、他的依归,而他眷恋这个地方。 
 
 
他是如此认为的。 
 
 
 
此乃冬兵为人之证。 
 
 
 
 
 
冬兵横视这简朴的房间的一切,他在踏进屋门前就已经察觉到的那份熟悉感再次涌现,以致他甚至产生了“这是自己过去的住址”的幻觉。 
他对这个地方起了兴趣,闭上眼睛仔细地摸着上面所留着几道清晰的虫咬和两排密麻麻的刀割印子。在那两排刀印附近,刻上了“7. 1927”、“3.1928”、“7.1928”(*4)等数字,冬兵一直沿着刀印继续摸上去,他摸到了一个大写“B”和大写“S”。 
张开眼帘,这一切并没有消失。他对这里产生了新的记忆和留恋。 
他给自己做了个想像:每次当他完成任务,他都可以先到小屋休息,然后回去报告,再冰封,即使洗脑,做任务,也会回到小屋,日复一日,永不止息。他只希望自己能够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只是抱住如此的渺小想像。 
冬兵对着玻璃片反映的人露出一道灰黑色的表情,甚为苦涩。 
 
 
  有些事情,有着无论如何去努力都始终无法跨越的界限;而对冬兵来说,那是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冬兵反问自己,在重拾这一切理应是温热的,就像醒来后的床铺那么暖,因为这是他能感受到的最温暖的事,然而他并没有感受到。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这个地方,到底缺少了什么。 
 
 
冬兵从不知道。 
 
 
没过几天,在冬兵由于内心的这份困惑以及不协调感正日渐蔓延伸展之际,他离开了这个地方,他走到附近的汽车旅馆中投宿。 
直至冬兵被发现、带走。 
此后,实验室的人命令冬兵不准许再次踏入布鲁克林,并对他进行重新洗脑。 
 
 
他虽然没一次记得起,但他享受在那里的每一分秒。 
那里或许是在世上唯一一个能令他如此安稳心灵的地方。 
 
 
只是,实验员决定不再让冬兵参与任何需要涉足美国的任务,并将他搬离美国更远的地方去。 
 
 
 
 
 
冬兵亦再没有记起这件事。 
 
 
 
 
 
*4:数字代表了生日,1927年7月是Steve Rogers的9岁生日;3月是Bucky生日。书柜上的刀印子是两人孩提时的身高记录。 
 
********** 
 
T.B.C. 
 
*虽然Steve的过去居所是个Bug,这个小地方未必能经历这么多年,被拆掉也不出奇…但就当作是大家为了纪念战胜英雄美国队长而保留下这个小小的出身地吧,也算是给吧唧唯一治愈心灵的地方,让它留着,温暖那颗被冰冷的心。 
 

评论
热度(6)

© Aris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