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腐,感謝關注。

神兄弟、冬盾、狼隊
寧拆不逆;有輕微CP潔癖。

[原创] 【冬盾】Restart 5-7(未完)

作者:     Aris
分级:     全年龄(G)…但我還不確定會否上肉。
配对:     Bucky/Steve 冬盾
注释:    1. 全文預計70%甜,從小豆芽Steve就開始互相抱有好感。
    2. 最初只是一段Bucky不承認的暗戀,但Steve會知道
    3. 全文背景按照電影,Bucky(1917-1944)。
    4. 略過電影已有內容,我只負責腦補

sy:http://www.mtslash.com/thread-117184-1-1.html

**********

 這是一個八十年的戀愛故事。

這一切都是為了愛,而不是習慣。

*****

5。

Steve從來不主張使用槍枝,無論它是從哪裡來,它最終都是傷害人的武器,他並不希望殺害別人。
但他需要一個在身邊輔助他,給予他多方面支援的人——那就是Bucky,他成為了Steve的槍枝,並代替Steve進行各種暗殺活動。每當Steve面臨危險前,他就像裝了感應警號一樣,每次都先阻止了。

因為他總是盡最大的努力不讓Steve受到任何傷害。


Bucky則因為Steve在自己身邊而高興,他眼前這個原本弱小的男孩終於能達成夢想,為國家出一分力,為和平與自由而前進。
與此同時,Bucky內心卻有鼓矛盾感,久久沉埋心底。對此,Steve只是察覺到一絲的不協調感,但他找不出源頭,他猜想這是自己多心了。

***

自從兩人重遇後,Steve發現Bucky更換女友就如換裝一樣快,一週一個,甚至不知在那當中到底算不算交往。
Bucky沒再找身形嬌小的金髮女生作為對象,慢慢轉對身材皎好且富有魅力的女性感興趣,從哪裡看去都跟他很相配。但Steve從來沒問他為何會有這種轉變…

Bucky突然用手指點點Steve的眉間。
「你知道嗎?我總是在想…為何你要擺著這張皺起眉頭的樣子,就像擔心著什麼似的。」
Steve忍不住被逗笑了。
「…Bucky,因為我們還身處在這個時期,我們必須每分每秒都保持警惕。但謝謝你,Bucky。你總懂得如何帶給我快樂。」

Bucky拍拍Steve 的肩膀「來吧,Pal。當我們不在戰場的這個時候,你需要放鬆一下自己。」

然後他邀請Steve到酒吧喝幾杯。

…說實話,連Bucky自己都不察覺這種轉變,更不了解自己為什麼無法對每一位交往過的異性動情。

***

而他的戰友們總以這件事作為閒話家常的一部分,軍中的生活實在跟新鮮有趣拉不上邊,Bucky對此亦不予置評。

「有時候從第三者看,你跟Steve更像一對情侶。如果你們在法國,一定也會被這樣認為的。」Bucky打賭,Jacquer(*1)這回喝多了。

「我只不過是盡力守著他的背後而已。」就像習慣一樣,Bucky對自己心裡說。

「而你每次都這樣說!放心吧,大家都看得懂了。」他的戰友們看來都舉過杯並大喝一頓,大家都拍拍Bucky的肩膀和後背,然後繼續呵呵地笑。

手拿兩大杯酒的Bucky沒好氣地放棄反駁,給了一個白眼,然後回到自己的竹馬身邊。

“就像習慣一樣,從校園時起,一直守護他的背後。因是他是Steve,僅是如此,沒有其他。”Bucky不斷在自己腦內重覆著這句話。



「看你們談得很歡樂,是什麼有趣的事嗎?」Steve並沒有主動碰那杯酒,因為他以前的瘦小身驅會很容易醉,他很少喝。即使是接受血清後的現在,他依舊很少喝。

「…沒什麼特別的。來吧,這是我送你的。」Bucky把那大杯酒推向Steve的面前。「喝了它,然後所有煩惱和不快就會消失掉。」Steve更難以回拒Bucky的好意,他提起酒杯喝了幾口。
Steve很清楚酒是無法消除一切的煩惱和不快,酒只是個過程,煩惱和不快還是存在,但他身邊有Bucky,Bucky所帶給他的快樂則會蓋過Steve所有的煩惱和不快。

但這樣喝下去並不是辦法,Bucky不停地給Steve灌酒,而自己卻喝得更多,已經分不清哪個才是借酒消愁的人。


當Steve說要離席回寢室時,Bucky反問要不要一同回去。這令Steve確信Bucky是喝醉了,尤其在Bucky眼中,他依然是以前的Steve,而Bucky從來不知道接受血清後的美國隊長永遠不醉,雖然Steve也是在往後的日子才清楚。

Bucky的目光一直停留在Steve的背影,直至對方已經被酒吧門外的人群所淹沒。

在那之後的三十分鐘內,他一瓶一瓶地喝,喝得比剛剛的量更多出一倍。


***


當Bucky回到跟Steve同住的寢室時,他望向室友睡著的方向。
只要踏出第一步,就再也停不下來。Bucky走到Steve的床邊,俯下身子,撫摸Steve白皙柔軟的臉頰,然後Bucky順從本能地做了一件事——親吻Steve。雖然只是蜻蜓點水一樣的輕吻,但Steve知道了。

一切的謎團就如魔法般被解開。


「…我一直都會在你身邊。」
如果這不是入黑的夜晚,Bucky大概會清晰看到Steve的臉頰至耳尖部份都紅透了。
可是Bucky回到自己床邊就立即倒頭大睡,反而Steve幾乎臉紅了半個晚上,都沒能好好入睡。

他不斷地回憶起過去與Bucky在一起時的各種時光,以及Bucky對他的各種親暱表現,還有剛剛那唇瓣的觸感。


**********

6。

在Steve的內心是有著對Bucky的好感,這點他自己也很清楚,但他覺得這並不是情侶間的愛情。
可是滿懷的喜歡早已深埋他們的靈魂間,比呼吸更自然,就像是與生俱來。
如果不是愛情,這又是什麼?


即使Steve在前一晚睡眠不足,但他心底裡很感激血清使體力回復加快,一般人看不出他內心的精神疲憊。他覺得昨晚的事情可能只是自己想多了。

雖然Bucky沒有接受這血清,他需要比Steve稍長一點的時間休息,但作為軍人,他深知守時的重要性。而這天,Bucky卻睡過頭。
在這幾個晚上,Bucky總是做相同的惡夢,他從夢中回憶起自己被敵人捉住時的情形,以及被人綁在硬邦邦的實驗床上進行試驗的過程。而他好不容易在昨晚擺脫了夢魘,卻找來了睡魔,不過Steve沒有怪他,因為大家都累了。


Bucky走到戰略研究室去找Steve,而他正一個人默默地看著資料,沒有察覺到Bucky走近他身邊,就自然得像水中的魚。

「Steve?」Bucky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嚇得Steve幾乎把手中的文件都散落一地。
「Hey,Steve,你用不著被嚇成這個樣子吧。」Steve轉身望向Bucky,對方笑得樂乎乎的繼續說「你不會是把我睡過頭的事告訴了誰吧?」然後皺起眉頭,看似吃了什麼苦澀食物的樣子。
Steve不會這樣做,Bucky這樣說只是想捉弄他一下,為了讓Steve再次露出現在的笑容「怎麼會呢。」
「對了,是有什麼事嗎?」才剛說出口,Steve則覺得自己不問出來比較好…

他看著Bucky臉上的笑容散去,只是低著頭,這是Bucky和他在難以啟齒時共有的小動作。
「Steve,如果,我只是說如果…哪天我無法再走在你身邊,你…」
「Bucky,你知道我不會讓那天出現,更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Steve帶著堅決的眼神緊抓住Bucky的雙肩,他不知道為何這刻的自己會這樣做,但他就做了。
「所以我只說是如果。」Bucky握著Steve的手,「因為我們不會知道未來是怎麼樣,但即使我無法在你身邊,你要答應我,好好的幸福活下去。」Bucky很少要求過Steve,而這使Steve感到不安。
「我…我答應你。但你也要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把那雙搭在肩膀的手拉開,Bucky總是獨自背負著任何可能傷害Steve的事。因為他覺得,Steve已經背負夠多了。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做了個惡夢。」Bucky伸手撫摸Steve的髮絲,試圖去安慰他,告訴他不用緊張。

Bucky的手順著Steve的輪廓線條摸下去,手指擦過耳廓,直到掌心滑至下巴時卡住了。而Bucky的視線停留在那雙紅潤豐厚的嘴唇上。
天啊,在這一刻,Bucky真想用最直接簡單的方式去安撫眼前這個總對他全然信任的Steve,他想親吻這近在眼前的兩片唇瓣,他對Steve的慾望大得連他自己都無法想像。
Bucky不敢確定現在的自己對Steve是否真的只抱持著單純的友情,他很害怕。尤其是眼前的一切對他來說是多麼甜美誘人。


「Bucky…」Steve輕聲把Bucky拉回現實,Bucky像是受了驚嚇的立即抽回手。
「我沒事的,真的。」Bucky瞇著眼朝向Steve笑笑,然後轉身離開這個房間。

所以他沒有察覺到Steve耳尖的淡紅色。

*****

這半年間,Bucky一直意識到Peggy對Steve有意思,而Bucky亦認為Peggy是位聰慧、強悍又善解人意的美人,Peggy更在幕後從不止息地給予Steve各種鼓勵和支援。

Bucky很高興Steve能遇到像Peggy這麼好的女人,甚至在Peggy約Steve跳舞的那一晚,Bucky看著Steve的反應和眼神,就知道Steve同時對Peggy抱有好感。Bucky主動對Steve說「放心吧,Pal。我會手把手地教你跳的。」

當時Bucky笑得就像他才是被邀舞的那個。
但在Steve眼中卻浮現出一片濃厚的不協調感。

「可能人家已經有別的舞伴呢。」
「但也不會及得上你的。」
「Bucky,這個世界沒有完美的人,而且我跳舞有多差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你總是努力,不會放棄,這就足夠。不過我總會是你的後備舞伴,你就別擔心了。」
Steve一時間被Bucky說得語窒了,Bucky總知道如何說些安慰人的話,即使那對Bucky來說是事實。
但Steve從沒打算過要把Bucky看成後備,Bucky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遠不只此。
Steve無法直接回應Peggy的好感,因為他的內心存在別的事、別的人。

 *****

由於Shmidt(*2)自近幾個月以來被美國隊長連番剿破原本主要遍佈歐洲的各個陣地,他只好把行蹤隱藏起來,別無選擇的轉移陣地位置,這使得美國隊長難以預測Shmidt的位置,雙方一直僵持不下。

偏偏在隊長答應出席Peggy的邀舞那天,軍隊接到有關敵方的最新線報,指Shmidt曾出現於波蘭的西方近普魯士的一個小型陣地裡,作為新的戰略部署及軍隊補給站。提供這項線報的情報兵更附上好幾張運輸至小陣地的補給車和Shmidt出現於小陣地中的照片,上校等人都一致認為這消息的可信度高,只有Bucky對這件事抱持不同看法。

「Steve,這不太對勁…」Bucky不排除這可能只是自己的多慮,他私下對Steve交頭接耳地說。
「我明白的,Bucky。但在這個僵持不下的狀況來說,我們需要嘗試突破,無論這是根怎樣的線索。」確實,正如Steve所言,他們已經有一個多月的持久僵持。在己方無法探知敵人的步向之際,又有多少人在這場戰爭中失去自己的性命,想及此,Steve他們一日都不願再拖延。

況且,無論Steve要朝向怎樣的目標前進,Bucky都總會留守在他的身邊。

而在接下來的一場戰役,使Steve要重新審視自己對Bucky的感覺。


**********

7。

事情確實沒有如眾人所想的順利,但當他們察覺到這是個空蕩的圈套時,已經太遲了。

原本Steve在抵達目的地時開始覺得不對勁,因為這裡看上去杳無人煙,完全不似是照片中所看到的模樣。他緊握著盾牌,狠狠地砸毀門鎖,才剛踏進一步,那些破碎的窗口後就突然冒出近五十餘個身影,朝著他們連槍掃射,有數名站在Steve身後的先行士兵來不及反應而倒下了。

他們所前去的並不是一個補給站,這是個士兵的訓練場,他們就是活生生的槍靶。

這一切就像是被計算過的一樣,顯然那個情報兵是敵方派來的臥底,但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他們必須找逃生的方法,即使他們不太願意,但總比盲目地硬碰上去的好多了。

Steve注意到在這個戰場上的兩件事:一方面是敵人不只這五十餘個,Steve聽到有輕微從遠處傳來的機器推動音,他預測將會有一些更壞的情況正等待著他們;另一方面,他留意到一直站在身後的Bucky的右腿側刷過了一槍,他連忙脫下手套並繫於Bucky的右大腿上,粗略地止住出血了。

然而,敵人們分散的身處於至少四層樓以上的位置,地面相距約一個標準足球場的面積(100米-150米),這距離加上Bucky的腳傷,使Steve不能即時把盾拋過去攻擊,他只好用盾替他們兩人擋住以他們為主要目標的子彈,直至他們走到一道厚牆壁後暫時躲起來。敵人的兩台重機槍(MG34和MG42)正不斷集中火力向著他們猛烈進攻,Steve不知道這道近三人身厚度的牆壁還能支撐多久,但他對此並不樂觀。

唯一所幸的是,他們還有一小隊支援兵在後方稍遠的隱蔽處正替他們還擊。Steve不用擔心支援兵的情況,因為他們都是些訓練有素的戰士,而且他們都有著良好的掩護,不易被敵人察覺到他們所身處的位置,所以那些敵人才更集中在Steve和Bucky身上。

Bucky緊靠著牆壁,他清晰地聽到子彈敲打的撞擊聲正愈來愈接近,但他因為右腳的傷使他知道自己跑起來有多困難,不一定逃得出去,現在的他只好放手一搏。


「Steve!別管我了,你快找個機會離開吧!」Bucky不能讓Steve受傷,因為他是Steve的槍——
「你知道我不會掉下你的!」說時遲,那時快,那道厚牆被轟破了,飛濺的塵土灰沙和碎石破片正向著他們迎面撲來。

「…可惡!那幫混蛋!」Bucky焦躁地咋舌。
——他是為了保護Steve而活著。


Bucky提起步槍還擊,Steve為他用盾牌作掩護。雖然一組的雙排漏夾只有八發,但他沒有浪費掉任何一發,為求每一發都能善用其所,那八發全都是爆頭斃命的。直至退夾時所發出的「乒」一聲,提醒士兵需要重新裝填子彈。

那可來不及換子彈了,Bucky這樣告訴自己。目前敵人只餘下十幾個,Bucky掉下步槍,直接抽出身後的較輕巧的衝鋒槍朝敵人攻擊。雖然衝鋒槍並沒有裝上描準鏡,這使得命中率和速度都下降不少,但最後還是一一解決了。


Bucky站起照慣例跟Steve碰碰拳頭,兩人相視而笑。
正當Steve打開通話器說「停止…」但沒來得及說完,Bucky就把他撲倒在地。

Bucky沒有再動,伏在Steve身上的軀體正不斷滲出紅紅的血。

「…Bucky!堅持住!」Steve內心被恐懼感佔滿,同時感到異常地憤怒。他輕輕把Bucky抱到一旁安全的位置,二話不說的緊握盾牌直奔向眼前那攻擊了Bucky的三米高鐵甲兵器。那兵器能抵抗一切子彈,所以遠處的狙擊手對它毫髮無傷,但那並不包括美國隊長。

鐵甲兵手提武器,一抹藍光朝Steve直射而去,因接觸盾牌而被折成角。此時,Steve一躍而起,騎上鐵甲兵的雙肩並用拳頭和盾牌連續又揍又砸向鐵甲兵,造成一個窟窿來,但Steve的手都揍出血絲了,可見Dr. Zola最近加班的成果。不過Steve沒有就此放過它,他從身後取出手榴彈,拉開保險鎖然後往士兵的窟窿直投進去。

Steve趕緊逃離鐵甲兵的位置,炸藥使鐵甲兵從內裡炸開,厚重的鐵塊與Steve一同被炸藥的強大衝擊力推開得更遠。同時,遠方的後援士兵趕到,把餘下原本操控鐵甲兵的敵人制服。而Steve則跑回Bucky身邊,把Bucky小心翼翼地抱起帶走。


Steve一直低著頭,只對其他同伴說了句「撤退。」

*****

Bucky因為救Steve而受傷,雖然敵人沒有射中Steve,但Bucky的左肩卻中彈,失血過多的Bucky一直昏迷了兩天多。幸好的是,即使他氣若游絲,這亦沒有奪去他的性命。而Steve則一直守在他身邊,連休息都只是伏在床邊就算。

即使是旁人一眾都看得十分擔心,不只是擔心Bucky,亦同時擔心著Steve。


「多少吃點東西吧,你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了。」
Peggy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但是Steve沒有回應她。
Steve只是靜靜的低著頭,他清楚大家都在擔心他,正如他在擔心Bucky的心情一樣。

最後Peggy補了說「Steve,別再自責了,這不是Barnes所希望的事。我們除了是你的作戰伙伴,更是你的朋友。」
Peggy不知道Steve有沒有把整句話聽進去,至少她知道前半截對Steve有足夠的影響力。
「謝謝你,Peggy。」Steve依然握住Bucky微溫的手,沒有放開,左手則緊握住當時沾染上Bucky血液的兩隻手套。


*****

當Bucky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Steve伏在他身邊,就像年輕時一樣。同時Steve也睡醒了,因為他一直都只在Bucky身邊淺眠。雖然Steve不再有感冒或是病倒,但Bucky看著他一臉疲倦的樣子,就知道Steve一直守在身邊。

「Steve…你這個笨蛋,怎麼不好好休息?」Bucky的語氣裡沒有責怪,更多的是對Steve的擔心,Bucky很清楚Steve會這樣子是由於自己的受傷,他覺得自己的責任更大。
「…Bucky,太好了。」Steve就似是沒有聽見Bucky剛才的問句,他鬆了一口氣並向Bucky伸出雙手捧住對方的臉頰,然後俯身在Bucky的額上給予一個吻。

Bucky的大腦一下子停止了運作,他無法判斷這到底是現實還是一場美夢,假如只是場美夢,他也覺得值得。

「…我知道這技巧很差。」Steve羞澀的笑了,就像是在嘲笑自己剛才的衝動。
Bucky慌忙搖頭,「不不不…這棒極了。」他伸手輕輕抬起Steve的泛紅的臉,直視彼此最真摯的笑容。

他依然是那個Bucky一直以來所認識的Steve,這終於都化解在Bucky內心長達一年或是十多年以來的矛盾。


二十多年來,Bucky第一次被內心湧上來的興奮感給沖昏頭腦,他忘記了傷口帶來痛楚的事實,把Steve拉向自己,用唇湊上去吻住彼此。
而這次,Steve回應了他。Bucky覺得,天下間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這絕不是單純從習慣之中衍生而來的。


 *****


但是,幸福的日子並不長久。
不足一週,他們接到Dr. Zola將會乘坐火車通過雪境的消息。


「這麼快又有新消息嗎?」Bucky從後面抱住Steve,頭靠在Steve的肩膀上,偷偷瞄了一眼文件上的內容。
「…是的,但我不打算讓你上陣,你需要更多的休息。」
Bucky貼上Steve的雙手,抓住並與它們緊扣一起。
「Steve,你無需一個人面對,因為我會陪伴你。」





在那場任務之中,Steve跟Bucky的手原本只相距數公分,卻成了上千公尺的距離…

Bucky掉落山崖,Steve內心充斥無盡的痛苦、內疚與自責。
「我想與你一同走到生命的盡頭。」這句在Steve腦海中回響的話語,還有Bucky的聲音…
總想要把最珍惜的放在身邊,曾經沉浸於幸福之中的人,卻來不及思考如何去面對失去。

寒冬冷蝕骨,世間黯然失色。


同時,Steve Rogers的所有快樂都消失了。


*****

任務結束當晚,沒有慶祝、沒有歡呼、更沒有人見過美國隊長,除了Peggy。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很好。」
Steve不擅長說謊,只要是他身邊的人都會清楚。

「Bucky曾經說過,這雙手除了懂得繪畫、幫他刷鞋子和做曲奇外,更重要的是,它們能…保護大家。」
「而我卻,無法好好地運用它們去保護,我最重視的人。」
Steve沒有流淚,因為淚痕早已乾涸,微微浮腫的雙眼、泛紅的眼眶和鼻尖都清晰可見,但他沒能完全忍得住激動帶來的微微震抖,甚至使他難以完整地說完一句話。


他的胸口像是被火車壓著輾過般難受,靈魂則缺失了一塊。



**********

TBC。


*1:Jacques Dernier-咆哮突擊隊中那個法國人。(反正只是路過,就改了一下語言設定…)

*2:Shmidt,紅骷髏 Red Skull (Johann Shmidt),美國隊長的忠實黑粉。(誤)


有關第5篇,原本想補寫Steve離開酒吧後就一直在房間等Bucky回來……但沒位置放就算了(。
隊長對吧唧的感情顯然不是戀、也不是愛,而是某些比它更深沉的東西……以致他一直沒有發現。至少在被命運分離前,他們有一起過……

评论
热度(10)

© Aris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