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腐,感謝關注。

神兄弟、冬盾、狼隊
寧拆不逆;有輕微CP潔癖。

[原创] 【冬盾】Restart 1-4(未完)

作者:     Aris
分级:     全年龄(G)…但我還不確定會否上肉。
配对:     Bucky/Steve 冬盾
注释:    1. 全文預計70%甜,從小豆芽Steve就開始互相抱有好感。
    2. 最初只是一段Bucky不承認的暗戀,但Steve會知道
    3. 全文背景按照電影,Bucky(1917-1944)。
    4. 略過電影已有內容,我只負責腦補

sy:http://www.mtslash.com/thread-117184-1-1.html

**********

這是一個八十年的戀愛故事。

這一切都是為了愛,而不是習慣。

*****
 1。

那是1934年的冬天,Bucky只有17歲,Steve只有16歲。

Steve首次參加軍隊的體能測試,卻在初場面試就已經被踢出來。雖然這是意料中的事,但亦難免感到失落。

「Steve,你又忘了這個嗎?」

那個瘦削的弱小身影,就好像隨時連隻蝴蝶都可以推倒。

Steve的膚色從小時候起,比一般男生還要白。

「啊唔…謝謝。」總是低下頭,顯得更為嬌小。Steve就像沒怎麼長大過,但Bucky從來沒有說出來,因為Bucky不用猜都知道Steve一定會生氣的。

不知從何時起,在Bucky心中就想要保護這樣的他。

「Buck…如果你有事的話,可以先走,接下來我一個人可以的了…」Steve把Bucky伸出的手撥開。

Bucky看著Steve緊湊的眉頭,閉合的雙唇就知道Steve這是在撐住。

「明明連鎖匙都忘記,我還怎麼能掉下你這樣就走呢?」

「……但你之後約了女生吧,讓對方等著可不好,我自己沒有問…」Steve總是在自己的事上,獨自承擔一切。因為是這麼體貼的人,更不會察覺到自己的需要。

「沒有。我沒有約會。就讓我待在這裡一晚吧。」

Bucky把Steve要說下去的話給塞住,即使Steve是個不服輸的人,卻不懂得如何拒絕別人友善的要求。

明明兩人內心都知道,Bucky當日確實約了一位金髮碧眼的可愛女生,而第二天他們分手,Bucky則什麼都沒說。


**********
 2。

明天是三月十日,Bucky的生日。Steve早就買好材料製作曲奇和包好了禮物。他不懂得做蛋糕,而且在戰爭期間,做蛋糕的材料也太奢侈,只好買點廉價的充當。計上買禮物的錢,就差不多花掉Steve半個月的薪水,但他認為值得,因為Bucky是他最好的朋友,而生日更是一年只有一次,是個有紀念價值的日子。

但Steve沒有打算要在Bucky的生日當天給Bucky慶祝,因為Bucky有女朋友,Steve希望Bucky能與女朋友一起過生日,他覺得這總比每年跟同一個男人過的快樂。

Steve沒有想到,每年Bucky的生日,Bucky都只想跟Steve一起過。但Bucky很明白大家都是正值年輕青春期的大男生,他害怕Steve會介意每年生日都待在一起。當然Bucky心裡並不介意,甚至全年365日待在一起也可以。



入夜前,Steve聽到敲門聲而打開門,Bucky就站在門外。雖然看上去還很清醒,但Steve看得出Bucky喝過酒。

「怎麼了,Bucky?」

Bucky害怕面對Steve的拒絕,所以他每年都會找藉口,但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犯同一藉口這種低級錯誤。

「沒什麼,我…跟女朋友分手了。」

在生日當天被甩,確實是挺難受的,因為Steve都有過相近的經驗。Steve領著Bucky到沙發並坐在Bucky身旁,Bucky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訴說他那段被分手的經歷。雖然這段經歷跟去年生日的分手史很相似,跟前年生日的分手史亦很相似,但Steve還是靜靜地聽著,一邊對Bucky安慰說「但你是我見過的人之中最好的」。

Bucky每次聽到,都會滿足地笑,笑得像個小傻瓜。

Steve早就察覺到這是藉口,但沒一次拆穿過它。



Steve錯過了拿出曲奇和禮物的最佳時機,因為Bucky已經睡著,還枕在Steve的大腿上,並握著Steve的手說夢話「Steve……布要離開窩。」

他悄悄把準備好那沒有刻字的飾物掛在Bucky的頸項,而且"不刻字"就可以讓Bucky自己選擇刻什麼上去。

雖然Steve沒有足夠的氣力把Bucky抱到床上睡,他就去拿來一張毛毯蓋在Bucky身上,以免他著涼。

Steve並沒有掉下Bucky在沙發獨自回床,他留下來伏在Bucky的身邊睡著了。

*****

翌日,Bucky一覺醒來,首先發現的是自己身上的毛毯,其次是頸上的鐵製掛牌。當他想笑出來的時候,他接著看見伏在身邊的Steve正皺著眉、臉色白的泛綠、汗流滿臉和氣喘吁吁的樣子,Bucky就笑不出來。

他摸了摸Steve的手和額頭,Steve的身體冷得像根冰棒,而額頭卻燒得像火爐。當Bucky掀起毛毯半蹲下來時,Steve往Bucky的懷裡癱軟,嚇得Bucky的心臟跳漏了一拍。

Bucky立即把Steve抱到床上。與此同時,Steve睡醒。

「Bucky,很抱歉…我好像感冒了…」

Steve這樣一說,Bucky更是突然火冒三丈。

「你這笨蛋!誰讓你在那種地方睡著啦!」



…顯然他是把昨晚自己說過的話忘記得一乾二淨。



說是這樣說,Bucky還是給Steve蓋上被子,再跑進廚房找冰袋、後備藥和清水。由於Steve的身體向來不好,又容易生病,所以Steve總是先買定一些急救藥品。現在Bucky就不用跑出去買了。

「給我先吞了藥再喝水,然後好好的睡。」Bucky一邊揉揉Steve的金髮,另一邊緊握著Steve冰冷的手。Bucky內心希望能把自己身上的熱度都傳給Steve,那他就不會這麼冰冷。

「…我原本沒打算給你添麻煩的。」Steve沒有說出口,現在的Bucky看起來就像一隻淋過雨的小狗。

「別說了,笨蛋。就好好休息吧。」雖然Steve才是床上的病人,但這時候,他笑了。Bucky心裡的石塊就一下子消失不見。「順帶一提,你做的曲奇太甜了。」

「但你不討厭甜食吧。」Steve說完,慢慢散發的藥力把Steve推進夢鄉。




而Bucky一直握著Steve的手,已經分不清到底是誰更需要對方。



**********
3。

在往後幾年間,Bucky曾不斷地勸阻Steve別再去參加面試。


「怎麼了,Steve?」Bucky在Steve身後,看著他一直都在低頭嘆氣,悶悶不樂的樣子。

「…沒什麼。」能讓Steve不多想回應的事,Bucky只想到一個。

「…為何你還要去那個面試?」Bucky只好一下就把Steve的致命傷道出來,Steve來不及裝作冷靜的樣子,眼神卻先出賣了他。Bucky只好嘆氣回應。

「而你甚至偽造文件了…」「Bucky!」
Bucky沒有說下去,就是靜靜地看著Steve那張稍微生氣,卻又欲哭無淚的難過表情。

Bucky其實不想用過分的言語去傷害Steve,但他覺得自己必須阻止Steve。他害怕著眼前這個瘦弱的Steve會哪一天真的步入戰場。正因為那是戰爭,不是街巷打鬥,他知道Steve在戰爭中的存活機率很微,而他害怕失去Steve。

但最後,Steve沒有理會,同時感到難過無奈,因為他最希望在這方面得到Bucky的支持,這造成他們之間關係開始疏離。
不過Steve明白Bucky的苦心,所以後來他們之間甚少提起參軍的事。


***

直至1943年春,Bucky已經26歲。
雖然在這些年間,Bucky與Steve愈來愈少見面,但Bucky卻很清楚Steve的去向。
Steve每一至兩年都會參與不同的軍隊體能面試,亦如想像中一樣,沒有一次合格。
但Steve沒有放棄,這是Bucky喜歡他的其中一個地方。


另一方面,Bucky知道自己已經無法阻止Steve的意欲,他再也沒有提及,包括自己參軍的事。
即使他放不下家鄉那個Steve,但他還是成為軍人,這樣就可以代替他的那個渴望參軍的Steve。

但Bucky沒想到,一場面試就入選了。
這樣他更無法對Steve說。


在離開的前一日,Bucky給那個沒女人緣的小伙子約了兩位女生,給他製造機會。
好讓Steve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會寂寞。

「我應該一起去的。」Steve在看到Bucky的一身軍裝後,沒有對Bucky一直隱瞞著而生氣,只是覺得自己也應該是一份子,而自己卻連門檻都跨不過去。

「來吧。這是我在這裡的最後一夜。」至少在這晚,Bucky想Steve能留在自己身邊。
並一直祈求著,希望Steve不要做出什麼傻事。


……但他偏是做了,但Steve沒有後悔做出這個決定,而他相信Bucky會明白的。



**********
4。

1943年末,Bucky再次遇見Steve,而Steve成為了大家的美國隊長。Steve問Bucky會否一同再步入那個地獄,Bucky答應了,因為從始至終Steve都是那個他最想要保護的人。
即使沒有血清使Bucky變得強大和迅速,但他有著一份勇氣和想要保護對方的心。

在Bucky加入了Steve的小隊後,由於軍營有限,Bucky亦理所當然地與Steve共處同一小軍營下。這令他們在往後日子裡,朝夕相見的機會更多。


重遇的當晚,他們都沒有睡意,大腦很雜亂,捉不住思緒。或許是因為摯友重逢太高興,使他們都沒人能完全入睡。

Bucky走到Steve的床邊,Steve的身正背向Bucky,Bucky看不清現在的Steve到底睡著了沒有。
他試著輕輕地喚了一聲,以免真的吵醒對方「Steve……?」

Steve在接受血清後,身體機能都比一般人靈敏,所以即使Bucky說得像自言自語的呢喃,Steve還是聽清楚。

Steve扭動一下身子,轉過來正面的看向Bucky,他留意到Bucky那雙稍微緊握的拳頭,但Steve認為這裡是不存在任何使Bucky值得緊張的事。
「什麼事了,Bucky?」

「Steve,我……有點睡不著,所以來看看你。沒、沒有吵醒你吧?」Bucky無法把視線集中在Steve身上,尤其是當對方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貼身背心,胸腹線條都表露無遺的時候。
幸好Bucky背向著光線,Steve沒有看清Bucky正面的表情,只是知道Bucky在低著頭,表現得不好意思的。

「怎麼會呢。」Steve搖頭笑了,並走下床,Bucky下意識地向後退一步,Steve則把Bucky一手拉過來抱住。

Bucky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但他還是回抱Steve,笑著說「我還真是不太習慣現在的你呢。」

Steve語氣溫柔地回應說「你會的。」並感受到Bucky愈抱愈緊,最後更忍不住哭了出來。

「…Bucky?」Steve開始緊張,甚至亂想是否Hydra那幫人對Bucky做了什麼不可磨滅的事…

「…沒什麼。我只是太高興了,Steve。上天能讓我再次見到你…」Bucky邊說邊開始刷掉自己臉上的淚痕,並開起玩笑來「但以你現在的身型,一定穿不下以前的衣服吧。」但Bucky沒有說,他其實有點懷念的。

Steve笑著嘆了一口氣,揉揉Bucky亂糟糟的頭髮。Bucky很喜歡Steve現在的這種笑容,雖然皺起了眉頭,但笑得臉紅紅,眼裡只有他…。

Bucky內心冒出一個奢望,他真想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無論你遇上什麼事,我都會來救你的。」

「這我知道,因為從以前起,你已經是這樣的人。雖然每次到最後我都在護著你啦。」

「你這混蛋。」話雖如此,但兩人之間都笑得開花似的。


**********

TBC。

评论
热度(5)

© Aris凱 | Powered by LOFTER